大山深处的职业捡菌人:九个月不开工 开工就上万

2019-07-18 09:19:35
    来源: 成都商报
    分享到:

  每年的这个时节,数以万计的捡菌人倾巢出动,他们的主要目标只有一个:鸡枞

  我国食用鸡枞有着悠久的历史。《本草纲目》《通雅》等古籍也都有记载。鸡枞有许多不同叫法,《七修类稿》称鸡宗,《五杂俎》称鸡踪,《滇南新语》称鸡枞……此外,民间还有伞把菇、白蚁菇等众多俗称。鸡枞的吃法很多,可以单料为菜,还能与蔬菜、肉类搭配。无论炒、炸、腌、煎、拌、烩、烤、焖,清蒸或做汤,其滋味都很鲜,还可以用菜籽油将鸡枞炸干,做成鸡枞油,用坛子装着可存着吃一年半载,无论吃面条或做蘸水,放一点,奇香无比。

  最近,在威廉希尔手机版下载凉山的很多山村,数以万计的村民倾巢出动,只为一种山珍美味——野生菌。夏雨过后,各色各样的野生菌开始噌噌噌地冒出了头。常见的有见手青、杂菌,运气好的话,甚至还有松茸。但这群捡菌人的主要目标却放在了鸡枞身上。

  今年6月底以来,凉山地区出产的鸡枞,在西昌的市场上最高卖到了200多元一斤。 如今,捡来的野生菌,已经从以前的自家食用,走向了市场销售,交通带来的便利更是让鸡枞等野菌山珍运往全国各地,形成一条产业链,这些捡菌人也被称为职业捡菌人。

  捡菌

  职业捡菌人严明毅说,他捡鸡枞卖已经10多年,每年大约两个月,多则收入1万多元,少则八九千元,“今年已经卖了6000多元了。”这段时间,凉山的很多村庄都掀起了捡鸡枞的热潮,数以万计的人上山捡菌。

  闻香而动

  全村男女老少上山捡鸡枞

  7月16日凌晨4点,天还没亮,西昌市磨盘山乡铁匠村的村民严明毅早早起床,准备进山捡菌子。他打着电筒走出家门,提着篮子、背上背篼,走在湿漉漉的山路上,“最近一段时间雨水多,正是捡菌子的好时候。”

  丰富的野生菌资源产生了一门新的职业——捡菌人,严明毅就是其中之一。“现在村里捡野生菌的人特别多,每天至少上百人,男女老少都在捡,场面十分火爆。”因此,严明毅每天很早就出发,希望能比别人多捡一点。采菌的地点可近可远,但要采到好菌,就得走远路,“最远的地方要走一个多小时。”

  树林里弥漫着水雾,给人凉飕飕的感觉,严明毅打着电筒行走,像找寻丢失的绣花针一样,不时还会遇到其他的捡菌人。走过一座座山头,一直到天空泛白、太阳东升,严明毅的主要目标是找鸡枞菌,价格比其他杂菌高几倍甚至十几倍。严明毅说,鸡枞多生于白蚁巢之上,其实鸡枞出土是有规律的,同一个鸡枞窝穴,每年都会在相近时间内拱土生出,有经验的人找鸡枞,都不会满山乱跑,“有鸡枞的地方会有一种香味。”

  收成不错

  “一个月赚上万的也有”

  每当捡了鸡枞后,严明毅总会小心地覆土,将鸡枞窝重新盖住,“用铁器(如锄头)容易挖得太深,把深处的白蚁窝巢挖坏了,白蚁洞穴就会渗漏雨水泥土下去,被风吹日晒,白蚁族群就会死亡或者移居搬家,没有白蚁培育,下一年,这个鸡枞窝当然就不会出鸡枞了。”

  直到早上10点过,严明毅才停下脚步,这一趟的收成不错,捡到了7斤多鸡枞,还有一些杂菌。新鲜的菌子最好卖,严明毅匆忙将7斤鸡枞拿到市场出售,一共卖了400多元。严明毅说,他捡鸡枞卖已经10多年,每年大约两个月,多则收入1万多元,少则八九千元,“今年已经卖了6000多元了。”

  这段时间,凉山的很多村庄都掀起了捡鸡枞的热潮,数以万计的人上山捡菌。老王是凉山德昌县小高乡人,他也是一名职业捡菌人,他捡菌已经10多年,这已成为家里主要收入来源,“每年我们村里至少几百人出动,山上到处都可以遇见熟人,站在山上一喊,四面八方都有人答应。”老王说,每年六七八三个月的时间里,捡菌人少则几千元收入,多则两三万元收入,“一个月赚上万的也有,但是是少数。”

  贩菌

  商贩王文权告诉记者,现在整个西昌城,每天至少有上千人在售卖鸡枞,但是规模较大的商贩有几十家,市场上的大多鸡枞是从捡菌人处收购的,“通常要转卖两三次,才能进入市场。”

  统计:凉山有百余种野生菌

  7月17日上午,在西昌市长安菜市场的通道内,各种野生菌摆了一地,几名商贩正在招呼购买的顾客。在偌大的市场上,主要以卖鸡枞为主,还有见手青、乔巴菌、青头菌等十多个品种,松茸少量上市。

  商贩们介绍,凉山独特的地形地貌、气候条件,为各种野生菌类的生长提供了条件,不同的林木、草本腐殖质,养育着不同的菌类,据不完全统计,凉山有各类野生菌百余种,每年的6月至10月,都是野生菌集中生长和上市的季节。

  王文权是德昌县小高乡群英村人,他曾经也是一名捡菌人,但他发现其中的商机,转变成了一名野生菌商贩,从事这门生意已经十多年。没开的骨朵价格在90至100元左右一斤,开了的鸡枞价格五六十一斤。“最近鸡枞量少,价格又涨了不少,上周没开的就六七十一斤。”商贩王文权介绍,鸡枞的价格波动变化大,主要是受天气和供求关系影响,“今年刚上市的时候,由于量十分稀少,每斤价格卖到了200多元。”

  商贩:每斤赚5到10元

  不到上午11点,王文权等多家商贩的鸡枞被抢购一空,只有一家摊位有少量鸡枞未售出。路过询价的人不少,但这家商贩少了130元一斤不卖,有的人直呼,“太贵了,吃不起。”同样,在西昌西门坡菜市场内,未开的鸡枞骨朵也卖到了90至110元一斤。

  在市场上售卖的鸡枞,是商贩们从凉山各县收购来的。王文权等多名商贩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现在整个西昌城,每天至少有上千人在售卖鸡枞,但是规模较大的商贩有几十家,市场上的大多鸡枞是从捡菌人处收购的,“通常要转卖两三次,才能进入市场。”

  鸡枞不易保存,如《南国漫录》一书中所言:“鸡枞出一日采者,朵小而嫩,5、6日即烂矣,采后过夜,即香味俱尽,所以为珍……”王文权介绍,鸡枞在冰箱里只能保鲜一周左右,因此收购的鸡枞需要急售,“比如,我们以70元一斤从捡菌人手里收购,到了市场就要卖到八九十一斤的价格。”商贩们称,他们卖一斤鸡枞,有5至10多元不等的利润。

  食菌

  在西昌当地,各种吃野生菌的餐饮店、农家乐也很多。仅仅是在川兴镇已有几十家专做菌子的农家乐,年收入几十万元也很正常。“别看我们这里是乡镇,外地来吃的游客很多。他们一是来吃,二是来买。”一位农家乐老板表示。

  坐上飞机和高铁 野生菌从山里销往全国

  实际上,凉山的鸡枞不只是在本地销售,很大一部分也销往全国各地。“主要发往昆明、成都等十多个城市,野生菌发货到北京也没有问题。”王文权表示,在过去野生菌价格低,销量很小,现在翻了几倍,这主要得益于交通带来的便利。

  目的地:北上广

  多名商贩表示,由于野生菌的产量并不固定,行情也时刻处于变化中,在各地收购的鸡枞需要在1天到2天内销售。“如果不及时销售肯定要亏本,我一天就亏过七八百元。”商贩小龙说,做菌子生意并非稳赚不赔。

  “发出去的菌子中,鸡枞和松茸占了较大比例,从目的地来看,发往成都、北京、广东、上海、江苏等地的居多。”西昌多家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,为了确保菌子品质,会采用加冰包装的方式为野生菌保鲜,通过飞机或者高铁将菌子运到全国各地,“一公斤的运费通常在20多元,一般在24小时内抵达全国各地。”

  农家乐:生意忙

  小小的野生菌,也给人们带来了财富,有的人在4个月左右的时间里,收入就能够达到10万元以上。王文权表示,自己没什么文化,每年的5月至11月,靠卖野生菌每月能赚上万元,其余空闲的时候还做点水果生意,一年收入还是不错的。去年,他花50多万元在老家建了一栋小洋楼,生活条件不断改善。

  在西昌当地,各种吃野生菌的餐饮店、农家乐也很多。仅仅是在西昌市川兴镇已有几十家专做菌子的农家乐,年收入几十万元也很正常。“别看我们这里是乡镇,外地来吃的游客很多。他们一是来吃,二是来买。”川兴镇的一位农家乐老板表示,现在正是吃野生菌的旺季,生意比较火爆。

  吃菌子:别喝酒

  虽然野生菌美味,但是存在中毒的风险。王文权表示,最怕就是有毒的野生菌,每天在收购之后,会花大量的时间一朵一朵地挑选,“做这一行的基本都认识各种菌类,不然也不敢做这个生意。”

  “从今年的情况来看,我们收到了一起吃野生菌中毒的案例:中毒原因是这家人自己辨认不清楚何为有毒的野生菌,他们先去捡了一些野生菌,觉得不够吃,又买了一些野生菌混合,最后导致一家四口全部中毒。”西昌市医院急诊科相关负责人介绍。

  医生提醒,不要采自己不熟悉的菌类,尤其是颜色鲜艳的菌子。吃菌时不要喝酒。有的野生菌虽然无毒,但含有的某些成分会与酒中所含的乙醇发生化学反应,生成毒素引起中毒,因此,食用野生菌时最好不要饮酒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

作者:江龙     责任编辑:刘潇堰
关键词阅读:鸡枞;西昌;村民

推荐新闻

新闻排行

中共威廉希尔手机版下载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

中国共产党威廉希尔手机版下载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,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。[详细]